共迎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

分类:行业知识 |点击: |作者:admin

  当“产品造出来就能卖出去”的机会红利退潮,成本竞争加速升温时,搁浅于沙滩的传统产业该何去何从?

  在民营经济先发、传统产业占比70%以上的浙江省诸暨市,“数据将成为最昂贵的原材料”成为诸暨各界共识;数字化改革,主导着企业革新和转型。

  从“EXCEL表格”到“ERP系统”

  从小小加工厂起步,到后来做大做强,流程复杂了,管理“老一套”行不通了……2018年,浙江灿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用上了企业资源计划系统(即ERP系统)。

  “以前用EXCEL表格,现在靠ERP系统。”企业副总经理方田说,数字化管理系统上线后,透过电脑屏幕就能精准掌握订单进度、指挥生产衔接、改进库存管理,每个节点都有可追溯的流程管控,生产效率提升20%-30%。

  对量大面广的实体民企而言,这是一次质的飞跃。在诸暨,越来越多的传统产业企业,通过数字化改革迈上高质量发展道路。

  “前些年,袜企紧缺的挡车工,工资6000元起步,还难招到人。”浙江秀欣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国财说,“刚性上涨”的各项成本和市场萎缩,使企业在2015年到2017年连续亏本,逼至“关门”边缘。

  2017年,秀欣科技投入1000多万元,研发出数字化生产系统,以信息平台掌控袜机状态、订单进度,用数据分解优化挡车工动作,带来效能革命。

  挡车工人均操作袜机从10台变成60台,车间用工减少67%,每月工资支出减少30万元;机器“维修”变“维护”,机修工从6个减到2个,有效开机率从85%-88%提至96.7%;车间产量提高14%,次品率下降2.5个百分点……杜国财说,数字化转型直接驱动企业“扭亏为盈”,还促进从“卖袜子”到“卖系统”的升级。

  从“机会红利”到“管理革新”

  秀欣科技从事袜业25年,前期接单做外贸,利润高、发展快,自2008年开始生意越来越难,利润越来越薄,2015年勉强保本,2016年、2017年连续亏损,企业陷入随时关门的困境。

  困境背后,是商业时代的更迭。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已然从“选择题”变成“必答题”。

  在诸暨,每年生产约200亿双袜子、覆盖全球,以前靠低成本等生存,现在必须靠“管理革新”、细分市场决胜——基于数据分析流行色彩、为客户群体精准画像;改进产品设计、销售,加速产品迭代。

  “依靠经验直觉决胜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。”诸暨市卡拉美拉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主管张海涛表示,数据将成为最昂贵的原材料。依托大数据,卡拉美拉重塑设计和营销优势,已从传统的袜业设计公司转型为轻资产、重数据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诸暨市副市长朱红伟认为,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,并非从“1”到“n”的复制扩围,而是从“0”到“1”的深刻变革。一是覆盖面广,实体经济基本面整体受益提升;二是生产要素变革,从有形有限的资源到无穷交融的数据,蕴藏的能量远超预期。

  从“企业共识”到“变革行动”

  诸暨是浙江省民营经济高地,围绕15家上市公司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数以万计。当地政府和企业都意识到,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。在这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风潮中,政府扮演关键角色。

  朱红伟介绍,当地发展“数字经济”,不是所有产业一哄而上,而是聚焦袜业、珍珠、铜加工3个产业群精准发力,产业政策突出“精准滴灌”,力争2019年万家以上企业“上云”,到2022年主导产业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全覆盖、规上企业数字化全覆盖。

  除支持企业研发外,企业还需要相关部门帮助精准招引人才。“企业ERP系统耗时3年才上线,关键原因是每个环节都需要有一定基础的专业人才编程掌控,而这是中小企业的突出短板。”方田坦言。

  诸暨市对此出台人才培养鼓励政策,广泛开展数字化培训,培育一批既精通本行业技能,又熟悉数字化知识的“数字工匠”和工程师。此外,针对高级蓝领、高端技工类人才实施“人才绿卡”政策,通过解决配偶就业、孩子教育等方式招揽人才。